一句解一码 满堂红高手之家 > 一句解一码 >  

陆游梅词的审美价值:“已是薄暮独自愁”之内

更新时间: 2019-03-06

陆游梅词格调悲壮沉郁,不同于林逋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傍晚”重于花味馨香,词主侧重的是梅花的精神,沉于梅香之中,又超乎梅香之上,把主题一下子揭示出来,咏梅也是咏人,实际上是自赞,梅是化身,梅香就是诗人的精力!

读陆游不可忘却他因羞辱爱国备受冷僻,因独处而自悲,因自悲而惆怅,但咏梅并自咏,荡漾的是坚贞不悔的精神之美,在那个悲剧时代有普遍意思,对今人也不无启发生用,一首词有此寓意并传世,其审美价值跟社会意义也足以值得称颂了。

陆游终生仕途曲折,早年中举,中年罢归,暮年被劾落,其愁绪自然可知,这首梅词写一野梅,正是其自身写照,而其愁绪则与忧国忧民当为同一范畴。

这首梅词被认为是陆游的佳作。梅花是诗人咏物之作的常见题材,在他的诗作里,写明梅花的有84题165首之多,可见其倾情于梅。

晚间伴灯闲读,拿过枕边书,信手翻过,恰是陆游《卜算子·咏梅》,忍不住把这幼时就熟背的词又重温,目光落在“已是黄昏独自愁”不忍游离,更把“愁”字反复咀嚼,细想这“愁”字与李后主“问君能有多少多愁。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有什么不同呢?又与李清照“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良多愁”有什么差异?但都与“这顺序怎一个愁字了得”必由之路。

【本文作者元谷元授权维权骑士士值品牌馆】披发

陆游梅词之愁,是由驿外断桥而见寂寞,经薄暮而感孤寂之愁,还有风雨交加深觉危急之愁,均是借外景抒发情感,用实写之笔点染内在心绪,层层递进,将愁情加重到极致,从而揭示这愁情不是闲愁,而是梅花之愁与作者之愁物我合一,连带读者也涌起愁绪。